汉宫名妓赵飞燕

作者:世界历史

导读:赵飞燕,是我国古代最为杰出的着名舞蹈家,汉成帝刘骜最宠幸的皇后,又是身材最为苗条,姿容最为秀丽的绝色美人。唐代大诗人李白在应玄完全之诏创制清平调三章歌颂杨贵妃的艳

赵飞燕,是我国古代最为杰出的着名舞蹈家,汉成帝刘骜最宠幸的皇后,又是身材最为苗条,姿容最为秀丽的绝色美人。唐代大诗人李白在应玄完全之诏创制“清平调三章”歌颂杨贵妃的艳美时,其中有“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之绝句。可见她的美,在李白心中,占有绝对的席位。我国历代文人学士在吟诗作赋时多提到她的名字,并且创作了不少以赵飞燕为题材的小说、诗歌、绘画等文艺作品,唐代诗人徐凝作《汉宫曲》题写了: 水色箫前流玉霜, 赵家飞燕侍昭阳。 掌中舞罢箫声绝, 三十六宫秋夜长。 故而使得她精美绝伦的舞蹈技艺,广为传诵和发扬。赵飞燕,被称之我国古代最杰出的舞蹈家是当之无愧的。 赵飞燕,汉成帝时人。她的父亲,名叫冯万金,是一个对音乐颇有造诣的音乐家,他编制的乐曲十分优美动听,当时,轰动一时,人们欲争先一饱耳福为快;他且自称“凡靡之乐”,确是有它的独到之处。 赵飞燕原名宜主,和她妹妹合德是一对双胞胎,姊妹都姿色超人,从小就是一对逗人喜爱的小美人。她家有“彭祖分脉”之书,“善行气术”,大概就是现在盛为称诵和推广的气功和特异功能,相传她穿着单薄的衣服,在风雪严寒的夜晚,站在露天,闭上眼睛“顺气”,不但毫无冷缩之态,还全身热乎乎的,人们见了都感到特别惊奇,于是广泛传开她家有祖传的特异神功。 她姊妹生长在这样一个音乐世家,自然从小受了音乐薰陶,况且有胎胚中带来的遗传音乐细胞,自然与歌舞容易结缘,且难分难解,不过她们不幸的是母亲早年夭亡,扔下她们这一对双胞胎,由她父亲一手拉扯,从小失去母爱的孩子,心灵是受到一定的创伤的。 宜主长大以后,身材窈窕,体态轻盈,风度翩翩,格外招人注目。她妹妹合德擅长音乐,歌声轻柔动听富于抒情。她们姊妹二人都聪明从伶俐,容貌美丽。 本来父女相依为命,父亲以音乐为生,虽谈不到生活优裕,但也相安无事。不料,其父因除擅长弹拨器乐之外,还精通管尔吹奏,这吹管乐最要运气,容易肺部感染,因用功过度,果然染上了肺痨之症,但为了谋生,还得吹奏管乐,结果死于非命! 其父死后,她们姊妹完全失去了靠山,成了一对遗孤,自然伤心不已,哭得死去活来,结果,父亲的丧事都是音乐同辈的友人和邻坊人等见状可怜为之集资草草料理的。 其父一死,家境彻底败落,姊妹双双无依无靠,只得流落在长安以打草鞋和唱小曲为生,过着贫苦的生活。 一次,她们在一家茶肆唱曲,当时,由于她们的歌喉婉转,似新莺出谷,音韵悠扬,使得旁听的观众越拥越多,人们听了她们唱得好,都急相施舍银钱,她们则越唱得有韵味,听众们一次又一次鼓掌。 这时,被长安的赵临看中,她见她们姊妹虽然衣着朴旧,但不稳其俊俏容颜,又听她们美妙的歌喉,觉得这是一对难得的好苗子,奇质可居,于是将她们收为养女,从此,她们 算有了个栖宿之所。 赵临收留她们以后,将她们用心梳洗打扮,果然更面貌一新,光彩照人,赵心里喜悦非常,不久,他以三十两银子的身价,将宜主卖入青楼。 这家妓院在长安算是较为高级的场所,聘有专门训练歌舞的教师,还开设了古典文学课的教授,借以训练和提高歌舞妓人的文化和艺术素质,以适应达官贵人们应酬的需要。 宜主,对于歌舞本来就有基础,所以她进院以后,在歌舞方面成了鸡鹜群中,矫然一鹤,教师们对她格外器重,于是对她更进行严格和系统的训练,鸨儿更是视之为掌上明珠,对诸事照顾备至,她感到顺心,也就渐渐适应了这种环境。&nb阿克苏市党建网sp; 这时,她已有十四岁的妙龄了,十四岁对女子来说,正所谓豆蔻年华,生理发育成熟,女性的表春诱惑正从这里开始,她由于身材窈窕和面庞儿秀丽这两方面的优越条件,加之有一副美妙的歌喉,娴熟精彩的舞技,所以一开始官场侍宴的应酬,就一鸣惊人,惹人注目。 渐之,她的芳名大振,轰动长安。这时汉成帝的金吾大将军韦青听到她的芳名,他微服只身到院中去寻乐,一到院中,鸨儿热烈隆重的接待,他点名要宜主侍宴,鸨儿不敢怠慢,赶忙叫她梳妆拜见韦将军。 韦一见宜主果然其貌不凡,他不禁魂飞魄散,暗自诧异道:这妞儿长得这么俊俏,真是天生丽质,无可挑剔,他越看越是动人,不禁垂涎愣目,意马心猿。宜主见他并不拘谨,落落大方,更显可爱,及至看她表演歌舞之后,他不禁鼓掌叫绝:“好!这妞儿我要定了!”于是他以五十两的身价,将她据为已有。 鸨儿知他不是好惹之人,自然不可违抗其意,只得答应,于是当面成交。 韦青将其以五十两的身价尽回府中,见其姿色超人,意欲纳之为妾,于是不惜代价,将其迎请化妆技师,专们为之梳妆打扮,这更是美不可言,韦青被她吸引得晨昏颠倒,莫知所以了。 宜主见韦青正值壮年,且体魄魁伟,又是朝中贵人,对其纳妾之意也就心甘情愿,就在进府的第二晚,韦青便拥抱她在房中成其好事,她的最神圣的处女童贞也就归韦青天机独占了。 他们正在情如胶漆之时,不意汉成帝刘骜夜间微服到韦家幸访,成帝是他的姐夫,所以他们的关系较之其他臣僚等比较随意。有时成帝携帝王妃同伴,有时独驾私行来韦青府宅。 这时他见皇上姊丈御驾亲临,于是赶忙接驾,这时宜主回避不及,被成帝看见,韦青一见心里立即一十五个吊桶打水——一七上八下,他知道姊丈是个重色的君王,这下宜主被他看见,这国色天香,不能为他所独占了,他感到一阵紧张。碍于君臣之礼,韦青只得让宜主拜见成帝。 成帝一见宜主的姿容和窈窕的身材,顿时心花怒放,他觉得宫中的粉黛全都逊色了,他将宜主叫到面前,问她的姓名和平共处身世,又眼睛骨碌碌地只盯住她胸前微微拱起的双乳,宜主原是个乖巧的女子,见状愈是故作娇羞,含情脉脉,笑而不答的那种娇羞之状,分外撩人,汉成帝这时被刀子吸引得如醉如痴了。

本文由12bet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