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攻乌桓白狼山之战,揭秘曹操的一次冒险军

作者:世界历史

黄金鸡岭之战

武皇帝是三国着名的外交家,外交家,他明白兵法,前后相继消灭袁本初、袁术、吕奉先、刘表、徐向西和韩遂等割据势力,对外屈服南匈奴、乌桓、鲜卑等,统一了炎黄南部。武皇帝作战天下,戎马生平,但是有贰回,他使用了丰盛冒险的军事行动,差不离片甲不归。那是怎么回事呢?

明清献帝建筑和安装十二年,军机大臣曹孟德在白北辰山歼灭乌桓新秀和袁尚、袁熙残余势力的交锋。

这一战是北征乌丸,《三国志》记载:将北征三郡乌丸,诸将皆曰:“袁尚,亡虏耳,夷狄贪而无亲,岂能为尚用?今深远征之,刘玄德必说刘表以袭许。万一为变,事不可悔。”惟郭嘉策表必无法任备,劝公行。

辽西少数民族乌桓部落乘中原大战,掳迁塔塔尔族边境市民10余万户,并联合袁本初残余势力,不断打扰边境。曹阿瞒为统一北方,是年秋,开始远征乌桓的战役。战前,曹孟德曾顾忌前宛城牧汉烈祖怂恿咸阳牧刘表趁机袭击许都。谋士郭嘉感觉,刘表多疑寡断,自知工夫不及刘备,又或然汉烈祖超越自身,决不会听刘玄德的主持。

建筑和安装十二年,武皇帝为了化解掉袁氏残余势力,也为了通透到底化解乌桓难点,决定远征乌桓。手下的将军们都说不适用,如果去打乌桓,孤军深远,刘玄德料定会劝说刘表偷袭许都,假设事情搞不佳,后悔就来不如了。只有郭嘉认为刘表不会接纳刘玄德的盘算,力劝武皇帝去打乌桓。

曹阿瞒遂即刻挥师北上,进至易时又选择郭嘉关于千里奔袭、兵贵快速的提议,下令把任何沉重都留在后面,亲率轻骑兵,昼夜兼程,急速行军。当时,正值雨季,道路泥泞,各路要道都防范十分牢牢。谋士田畴劝武皇帝甘休正面进军,佯装计划雨季过后再进兵的姿态,以麻痹敌人。曹孟德命田畴为辅导,以新秀从敌防备空虚的地区,攀崎岖小道,出卢龙寨,跋涉500余里,越白檀、平岗,进抵柳城以东。

这个时候5月,曹孟德亲率大军达到无终。当时正遇上雨季,道路积水,“浅不通车马,深不载舟船”。曹孟德遵循无终人田畴之议,改从一条断绝十分久,但“尚有微径可寻”的渠道进军。在田地的指导下,曹孟德大军登徐无山,出卢龙塞,“堑山堙谷五百余里”,直指乌桓老巢柳城。

二月,辽西单于楼班与袁尚、袁熙及蹋顿单于等,率骑兵数万抵挡曹孟德。武皇帝登上白无尾塔山,踞高远望,见敌军虽众,但队容散乱。不顾后续部队从没会集,立时令将军张辽为先锋率兵发起突击,敌军崩溃,斩蹋顿及名王以下10余人,俘虏20余万人。袁尚、袁熙投奔辽东郡大将军公孙康。曹阿瞒选用谋士郭嘉之计,未有承接追击,而是坐观时势,声言等待公孙康把二袁首级送来。十月,曹孟德从柳城撤走,不久,果然公孙康伏杀袁尚、袁熙及辽东单于速濮丸。

到了十1月,曹军率军来到离柳城不足二百里的地放时,乌桓才开掘,于是蹋顿与袁尚、袁熙等人率数万骑兵迎击。

初战,曹孟德用兵飞速,出敌不意,以少胜多。最后讨平乌桓,并深透打消袁氏残余。

《三国志》记载:11月,登白南迦巴瓦峰,卒与虏遇,众甚盛。公车重在后,被甲者少,左右皆惧。公登高,望虏陈不整,乃纵兵击之,使张辽为先锋,虏众大崩,斩蹋顿及名王已下,胡、汉降者二十馀万口。

随即,敌军比非常多,两军相遇,曹军粮草和沉重都在后头,穿盔甲的相当少,兵士们都很害怕。武皇帝登高了望,看见乌桓军虽多,但时局不整齐,于是下令老将张辽为前锋,向乌桓军发动猛攻。乌桓军政大学乱,曹军斩了蹋顿,大获全胜,胡、汉降者二十余万,袁尚等人工流产窜割据平州的公孙康。

此刻,有人劝武皇帝乘势进攻公孙康,曹孟德说:“作者要等公孙康把袁尚、袁熙的首级送来,不用发兵。”于是,率军还师。不久,公孙康果然杀了袁尚、袁熙,并将其首级献与曹阿瞒。诸将不知底,武皇帝说:“若是火急进攻,他们就能够并力迎敌,借使稍缓,他们就能自乱阵脚。”于是,曹孟德攻破三郡乌桓,也通透到底消除掉了袁氏势力。

同年谋士郭嘉因水土不服、天气恶劣、日夜急行操劳过度,在曹孟德北归前去世。归程途中,当时气象阴冷况兼干旱,二百里不曾水,军人又没粮食,只可以杀马数千匹当供食用的谷物,凿地三十多丈才挖到水。据《曹瞒传》记载:时寒且旱,二百里无复水,军又乏食,杀马数千匹以为粮,凿地入三十馀丈乃得水。

天气寒冷,也尚未水,未有供食用的谷物,未有供食用的谷物能够杀马充饥,不过,未有水,会死人的,曹军也够厉害的,凿地三十多丈,终于挖到了水,那时候,真不知道用怎么着工具挖的,如若挖不到水,肯定全军覆没了。

那第一回大战,曹阿瞒也是下了血本了,不独有冒着被刘表偷袭老窝许都的危于累卵,又有缺水的危如累卵,能够说是险中之险。但是曹阿瞒很幸运,全体逢凶化吉,安全撤出。那才有了后头更了不起的赤壁之战等,不然,三国历史将会改写。

本文由12bet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